周围众人,顿时一片惊呼

 他们两人方才踩踏而来的,竟是两件宝器级别的飞剑!

 那黑衣少年面容冷峻,眼神冰冷,背上随意的插着一柄没有剑鞘,锋利之极的长剑这本是一种危险的举动,但他这么做出来时,却显得理所当然

 因为他身上的气息,比这柄锋利的长剑更加冰冷和凌厉!

管家婆精选心水资料网

 太史信芳!先天榜第一人,居然也来参加此次阻击兽潮了!

 他和萧天河,居然没有乘坐大家乘的超级宝船,而是自己驾着宝器飞剑,独自飞了过来,真是好手笔!

 先天榜首,太史信芳!

 孙宁不免多看了几眼,只觉得太史信芳整个人,便如一把出鞘的利剑,锋芒毕露,光华四射

 这个人,的确很强!

 太史信芳冰冷的眸子,也直截了当的落在他的脸上,静静的审视一番后,目光才望向长孙无尘,这便多了一丝一闪即逝的柔和,退到一旁,不发一言

 而另一个特别魁梧健壮,论体格,绝对比李铁骨只强不弱但他不像李铁骨那样给人一种肌肉男之感,而是多了一股沉稳和庄严

 他收了飞剑,大步流星的走过来,目不斜视,气息沉稳,方面上还带着一丝肃穆令人觉得他四平八稳,有大将之风

 萧天河似乎比以前更厉害了!

 我听说,他上次一拳打死了一头一阶中品妖兽一拳之下,连妖兽的内脏,都变成了碎块!

 先天榜次席,名不虚传萧天河与太史信芳大战三次,每一次都只是在最后关头,输了半招而已!

 孙宁也是心里暗赞果然不愧是先天榜第二的存在,萧天河此人,给人有一种如同泰山压顶般的压迫感

 而太史信芳,却令人觉得,正在以自己的血肉之躯,和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刃硬碰硬!

 萧天河大步而来,在蜂拥人群当中,如同一位王者,就应该接受臣子的朝拜与欢呼

 他冷冷的瞧了长孙无尘一眼,带着诘问怪责,又极有威严的目光,便落在孙宁身上,冷然言道:你就是这些日子,几乎要把东都的天捅破,不可一世的那个孙宁?

 萧天河这句话一说出口,众人便知道,这是来寻仇了

 孙宁慢吞吞的道:是我!

 萧天河冷笑道:名不虚传,果然相当猖狂!怪不得,连我那三个不成器的师弟,你也敢断他们的腿!本人原本未有参与此次兽潮试炼的打算,但被人欺负到头上,自然得让他明白,得罪飞流武宗的下场!

 孙宁冷冷一笑,不屑的道:飞流武宗,很了不起吗?

 萧天河长眸中闪过一道分明的怒意,冷冷道:此事原本还有那么一丝丝转寰之余地,现在,连最后一丝也没有了!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vidinestates.com/fanwen/2021/0113/406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