躲着我?有趣

 不过,先得应付当下,天色有些暗淡,不知不觉中一天将要过去,现在,我得面对我眼前的冈梭尔

 人们绕着我们看,留下一片空旷的场地,眼前冈恩之子冈梭尔身后的氏族战士挤成一堆,伸长了脖子,我听到身后的城墙上也传来窃窃私语,都挺关注的

 毕竟是最后的对决,我和眼前对手的较量,将决定铁橡城在这次高山原住民的侵犯中,会蒙受多大损失

 给武器点上火?呵,要不冈恩之子冈梭尔直接拿火把来打一场?冈恩之子冈梭尔口气一点都不好,似是觉得羊颅的建议荒谬之极

 哈,他当然不知道我得底细,所以才不乐意点了自己的武器当柴给火烧呢,那可值钱的很

 另外,我大致也可以推敲出,那个戴着羊颅的领袖,在这群人里的声望了加上这个羊颅的体魄和举止,他应该是无法以武力或威望服众的所以,虽然他是带头人,可是高山氏族松散离心,恐怕不怎么听他的话

 既然他们也是去找白骨女士的,那么指不定可以一路?说来奇怪,支持白骨女士的不止是高山氏族,还有谷地贵族,哪来那么大的能耐和身份?

 我更加确定那是珊莎·史塔克了,除了她之外,想不出来还能有什么人

 开始,开始,把他的肠子拉出来喂乌鸦!

 好哎!!!

 吼!冈梭尔大喊一声,慢慢欺近

 我知道,他这是在吓人,一般的农民小兵这会儿指不定已经腿软了

 我当然不会如此没用,我只是摆出架势,准备接招,我的莫波这模样也让冈恩之子冈梭尔谨慎了起来:一个干过仗的老兵和初出茅庐的菜鸟自然大不一样

 加上铁橡城的态度,让我压轴,说明纵然我不是十分出色的战斗行家,恐怕也有几招拿手好戏

 我们相互打量,在场中绕着圈子,人和人的决斗基本不可能拆招数百,实际的战斗眨眼就会结束,而战前的估量和姿势的微调就显得非常重要,能定生死

 遮挡对方看向自己持握武器手势的视线,从对方的眼神和下意识流露的表情中分析其意图,不能让对方看出自己的策略

 这一点,莫波很占优势,作为一个尸鬼,为了掩护身份,他的脸是蒙着的

 而且,尸鬼不怕被重伤,虽然会导致身份败露也就是因为怕身份败露这一点,我得控制伤势,尽量避免两败俱伤的局面,这才会没有鲁莽进击,反而迟迟不发动进攻

 再一个优势,是武器,他有一把刀和一把斧头,斧头能用来劈砍,刀子可以刺击和劈砍,看武器的成色,对我的链甲衫效果恐怕有限

 可我不一样,他身上的生皮衣防不住什么,同时我双手都是武装剑,刺击劈砍都可,要知道,刺击的攻击速度要比劈砍快但是我刺向他的那一瞬间,也可能被他击中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vidinestates.com/diaoxiang/2021/0112/4017.html